<var id="5bztn"></var>
<var id="5bztn"><strike id="5bztn"><listing id="5bztn"></listing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5bztn"></menuitem>
<cite id="5bztn"></cite><var id="5bztn"></var>
<menuitem id="5bztn"></menuitem>
<var id="5bztn"><strike id="5bztn"></strike></var><var id="5bztn"><ruby id="5bztn"></ruby></var>
<menuitem id="5bztn"><ruby id="5bztn"></ruby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5bztn"></menuitem>
<menuitem id="5bztn"></menuitem>
<var id="5bztn"><strike id="5bztn"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5bztn"><dl id="5bztn"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5bztn"></var>
<thead id="5bztn"><strike id="5bztn"></strike></thead>
<menuitem id="5bztn"><strike id="5bztn"></strike></menuitem>
<cite id="5bztn"><video id="5bztn"></video></cite> <menuitem id="5bztn"><dl id="5bztn"><progress id="5bztn"></progress></dl></menuitem>
<var id="5bztn"><dl id="5bztn"></dl></var>
<cite id="5bztn"></cite><ins id="5bztn"></ins>
<menuitem id="5bztn"></menuitem>
简体 | 繁体 | ENGLISH
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移动群组 RSS
站内搜索:
中央人民广播电台:飞机的“中国心” 吴大观的“中国情”
来源: 哈尔滨电气集团公司 时间: 2009-07-01 点击数: 13157
 

  中广网北京6月30日消息(记者李倩)“我的外公是一个中国人”这是吴大观的外孙女梁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回答,简单的几个字从那娇小有力的身体中迸发出来,上午的阳关透过玻璃照射她的脸上,她的身体坐的笔直,细细的回忆外公和自己的每一个细节,当有记者问到“在你眼里,你的外公是个怎样的人?”,她不假思索的答出了这十个字,铿锵有力的声音回荡在办公室里,梁焱的眼里泛着点点的泪光,听到这里大家都不约而同的停止提问,安静的低下头,等待她的思绪回复平静。
   梁焱的外公吴大观是我国著名的航空发动机专家,我国航空动力的老前辈和奠基人。68年来,他呕心沥血、艰苦奋斗,为祖国和航空工业、特别是航空动力的振兴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,被业界称为我国航空发动机之父。

   2009年3月18日,在中国航空工业中心医院的病房里,吴大观老人安详地走完了自己93岁高龄的人生,在走之前,他最放不下的是我国的发动机事业,一再的检讨自己做的不够,并叮嘱家人为自己在交最后一次10万元党费······时代赋予了他责任和使命,生活给予了他宽容与淡定。他也以对党的忠诚,把自己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献给了发动机,给了他深深热爱的航空事业。
 
   为航空事业而奋斗终生

   吴大观于1916年出生于江苏镇江,幼年家境贫寒,得到舅舅的资助才得以完成学业,年轻时目睹日寇飞机肆虐神州,得知孙中山先生提出了“航空救国”,毅然从西南联大机械转学航空系,立志航空救国,毕业后不久因业绩突出,被选赴美国航空发动机厂学习、深造。在美期间亲身感受到美国的种族歧视,深深地刺痛了他的民族自尊心,激发了他发奋图强的志气和爱国、救国的热情。1947年,他婉言谢绝了友人请他留美继续学习、就业的好意,毅然回到祖国报效国家和人民。

   从美国回来,国名党的腐败无能,让吴大观满腔的报国热情得不到施展,1948年冬,在地下党的帮助下,他带着家人毅然的加入了中国共产党,新中国成立后吴大观更是全身心的投入到航空发动机事业中,先后主持研制喷发1A、涡喷5、红旗2号发动机,参与领导研制涡喷7甲、涡扇5和涡扇6发动机,并主持仿制斯贝发动机和编制航空发动机的标准规范,88岁退休之后,仍然十分关心发动机科研生产工作,为航空发动机行业继续贡献力量。

   吴大观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履行航空报国的诺言,在发动机史上创造了一次又一次辉煌,1956年11月,他在沈阳建立了第一个喷气发动机设计室,并亲自领导设计了我国第一台喷气教练机的喷发1A发动机。1959年9月他负责设计、试制的红旗2号发动机上台试车,向国庆10周年献了一份厚礼,1982年,在科技委领导建立了第一部航空发动机研制国军标。

   提起吴大观,与他共事过的同事无不被他的敬业精神所打动,早在沈阳工作的时候,就没有节假日,一年365天,不论刮风下雨都坚持到办公室工作,经常一干就是12小时以上,时常以所为家,结果积劳成疾,左眼患上了白内障。

   1978年——1982年,西安航空发动机厂先后派出20多名优秀设计人员到英国学习,虽然英国的罗·罗公司提供了这次机会,他们也很认真的教,但是在关键的技术上面却有所保留,吴大观为了弄清每道加工工序,每天比设计人员跑的还要勤快,当时罗·罗公司的技术董事胡克先生打趣说:“你们中国人真厉害!买我们的苹果,还想连苹果树都买走!

   后来吴老退居二线,对我国发动机事业的热情并不减,坚持写下自己的学习总结和学习笔记,1998年,归纳总结了11条“我国航空工业需要统一的认识”问题。吴大观就是凭着这种精神,为中国航空发动机的研制工作积累了大量的技术资料,奠定了坚实的基础。

   科研人员不懂数学是全文盲 不懂英语是半文盲

   吴大观十分重视培养设计人员, 从1956年在沈阳的410厂组建我国第一个喷气发动机设计室,吴大观就对设计人员严格要求,对每张图纸,每份设计报告都要认真审查,不符合要求的都要返工,出差回来的设计员都写汇报总结,审查合格才能报销差旅费。在他的严格要求下,科研人员都慢慢形成了收集、整理、归纳、归档的好习惯。

   “科研人员不懂数学是全文盲 不懂英语是半文盲”吴大观经常拿这句话来激励大家学英语,为了提高大家的英语水平,他亲自组织培训,请英语好的同志讲课,并号召大家每天提前十分钟上班自学英语,晚饭后1小时自学技术,这些措施激发了大家浓厚的学习兴趣,每天晚上,科研楼里灯火辉煌,指导员要到办公室劝大家休息。

   中航工业动力原党委副书记常宏现在回忆起当时的情形,还感慨万千,当时国家经济苦难,许多科研人员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浮肿,吴老很着急,寻求各种办法,最后调来一批黄豆,发给大家改善伙食,对消肿起了一定的作用,1962年,春节领导为了给辛勤工作的32名技术骨干一些奖励,决定请他们聚餐,在当时物质条件匮乏的年代,党委所给予的“优待”极大地鼓舞了广大的科研人员,这也就是后来广为流传的“黄豆干部”和“尖子宴会”。

   党给我的大多 我做的太少

   从1963年起,吴大观每月多交100元党费,这一坚持就是46年,同事们都不理解,可是他总说:“每一个共产党都要省吃俭用,我们国家现在还不富裕,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,我作为共产党,把钱节省下来缴党费,心里踏实,党给我的太多,我为党做的太少”,早在沈阳工作的时候,吴大观已是国家二级工程师,每月273元,在当时普遍实行低工资的年代里,单位数他的工资最高,为此,他总感觉到不安,后来曾经两次打报告要求给自己减工资,都遭到拒绝,1963年吴大观向组织多缴了第一笔党费,把1200元寄到越南驻中国大使馆,支持抗美援朝,此后就开始每月多缴100元党费。

   1982年,吴大观从西安调到北京,仍然过着过着简朴的生活,并从1996年起每月多缴200元党费,近些年,他的工资增加了,为了救济农村贫困的失学儿童,他向希望工程捐款6000多元,向西南联大教育基金捐款2万元,临终前又拿出10万积蓄缴纳最后一次党费。
走进吴大观的家,我们看到的是80年代的旧家具,斑驳破旧的皮沙发,与时代接不上轨的洋瓷碗,袖口磨起白边的中山装,开口的旧皮鞋,就是这样省吃俭用的老人,几十年如一日的捐献巨额党费,一点都没有犹豫。

“文化大革命”是中国的灾难 但它是难以避免的

   1966年6月,文化大革命轰轰烈列的开始了,当时吴大观正在济南治疗眼疾,是从济南直接押送批斗会,此后又被关进牛棚九个月,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,加重了吴老的病情,以至于后来左眼失明,吴大观的夫人华国也受到了迫害。

   直到文化大革命后期才逐渐地回复工作,可是后来有人问起吴大观文化大革命的事,他总是轻描淡写,对于自己受到的不平待遇,只字不提,他相信中国共产党,也相信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,文化大革命本身并不能代表党,真正令他痛心的是,在这十年中,我国与国外先进的科学技术拉开了更大的差距,所以,吴大观在恢复工作后,没有半句怨言,马上投身到涡扇6发动机的调试工作中。

  一生只做了一件事

   吴老的夫人华国,一位安静慈祥的老人,从来没有对吴老有任何埋怨,总是在背后默默支持着自己的丈夫,无论遇到什么样的困难、挫折,他们都并肩携手一步一步的走过来。曾有记者问道,问什么吴老要改名为吴大观,当时的回答是两层含义,一个是蔚为大观,再一个就是昆明有个大观楼,当时吴老和他的夫人就是在那里举行的婚礼,不管那层含义更多一些,当两位老人相濡以沫的感情让我们肃然起敬。

   吴晓云是吴老唯一的女儿,在她的记忆中,父亲是个很普通的人,没有干过什么轰轰烈烈的大事,总是教育自己要生活要简朴,不要给组织上添麻烦,直到最后住院,也拒绝用进口的好药,每次从昏睡中醒来,发现护士给他注射进口药,他总是挣扎着把针头拔掉······

   在外孙女的成长中,吴老扮演朋友和严师的双重角色,小的时候带着外孙女放风筝、写大字、看节目,出差的时候也会带回话梅、糖果、点心,长大些,也会教她做人的道理,虽然,吴老很希望外孙女能继承自己的发动机事业,但是他并没有强求她干不喜欢的事,梁焱回忆自己的外公,用了八个字“有容乃大 无欲则刚”,一生只做了一件事,就是研制发动机这个单纯的欲望,其实这也不仅仅是欲望,因为,发动机倾注了他毕生的精力。

   就这样吴老走了,带着他对祖国、对党的忠诚与热爱,带着对我国航空发动机事业的无限眷念走了,虽然没有达成夙愿,但是他没有遗憾,因为他用自己的一生诠释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赤子之心,诠释了一个航空人的报国之情。

 
首页 | 集团概况 | 信息中心 | 主营业务 | 研发实力 | 企业文化 | 社会责任 | 党群工作 | 人力资源
黑ICP备06000101号 | 收藏本站 | RSS订阅 | 法律声明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版权所有:哈尔滨电气集团有限公司  上市公司:哈尔滨电气股份有限公司
地址:哈尔滨市松北区科技创新城创新一路1399号 邮编:150028 您是本站第 位访客
品牌网站建设:美景数码
快乐飞艇计划|快乐飞艇平台